最近精分得厉害

Little things (2)

       其实Asa走进咖啡店里的那一瞬间Tom就注意到他了,并且在抬头偷偷瞄Asa的时候刚好撞上了那双被女生夸眼里有星辰大海的蓝眼睛,下意识地挪开视线低头看新买的科学刊物,脑内却还是无可救药地跑偏“这哥们把厚厚的黑框眼镜摘了之后,眼珠子在光线下总会透出不一样的光,像极了小时候收集的弹珠里面被格外关照的一颗。”是的,Tom用了总会。自从那份轰动一时的小报传遍校园之后,两位当事人都心照不宣的避免了一切可能存在的同框,但这几个礼拜以来他一直偷偷地关注着和自己同一节影视鉴赏课上的Asa。嘿,不想成为学校绯闻小报中心人物并不意味着他要放弃找到灵魂伴侣的机会不是吗?他知道Asa上课无聊的时候喜欢把笔旋开,再一点一点组装回去,他知道Asa说话直接而坦率,上次一起看完侏罗纪世界2他一句“你们真的都觉得这片子很好看吗,我觉得它烂透了,我会建议还没看的人省着钱花在别的地方”让他隔着几圈死忠影迷为发言人捏了把冷汗。


       可是眼下不需要这几个礼拜的观察经验,Tom也能意识到Asa端着两杯咖啡朝他这桌走来,而这个角落,只有他这桌有空位。鬼使神差地他拿出了手机,日后回想起来他怎么就急不择路的给自己挖了个坑被亲友当作每次聚会时必提的温情笑话。通常是当他和Asa若无其事秀恩爱的时候,Haz就会提起“说起来你们相信吗,别看他们现在怪闪瞎人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Tom急得都和我短信求救了,我还保留着那条短信,Haz,什么都不要问,马上给我打电话,plz!!!!!!!”

      

       当Asa走到Tom桌前十分自然地坐到了对面把咖啡往他面前一放,和他打了声招呼并示意想和自己聊聊的时候,他只来得及回句你好便被来电铃声打断的时候,就是日后他最百感交集的时刻。他嘴里含着刚喝下的咖啡朝Asa挥了挥亮着屏的手机,便匆匆跑到门外。


      “嘿!Haz!太感谢了!你避免了我对着可能的灵魂伴侣说出一堆大蠢话,这也太突然了,我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


     “等等!Tom!先停一下!所以,你的那位潜在一生所爱来找你了对吗?那你和我打电话的时候他和你还没交流过你就突然溜了不会更尴尬吗?”

 

    “额,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很慌,所以Haz拜托快和我一起想一下我待会儿进去要和他说什么”


   “伙计,你知道其实你只要正常状态和他对话,他是不会讨厌你的对吧?拿出你 I don’t know, I’m perfect的自信来。”

 

  “谢了,兄弟,我大概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我先挂了。”


     Tom急匆匆推开店门时发出来不小的声音,引得Asa抬起了头,嘴上还有没来得及擦掉的饼干屑,他突然就不紧张了,一步一步像是踩着棉花一样走到Asa跟前,“我猜,你碰巧也在月中有毛茸茸的小问题?”


   “嗯,我每个月15号会变得很嗜睡,睡一整天醒不过来的那种程度,从小就是了。”


   “我也是!不不,我不是说我也会嗜睡,我是每个月15号会出状况,我会变得格外多动,小时候比较皮又还有几个更皮的弟弟,家里人和我就都没在意。直到我都十一岁了还不能够控制自己在课堂上随意走动吃东西被老师罚看教育视频我们才意识到这是灵魂伴侣的副作用。要知道,在那之前,我看的教育视频的次数都已经够让我能够对口型复述出来了。有时候真羡慕美国学生,起码他们教育视频里的主人公是美国队长!”


      看着Asa憋笑失败终于拍大腿扶脸爆笑,他不禁脱口而出“要不我们试试?不是,我不是说做男朋友,我是说我们试试这个月15号一起过吧,可以吗。”


   “我没问题啊,其实我觉得你应该今晚就来我家。额,我的意思是,过了今晚就是15号了,如果在你身边我没睡死过去,你没多动到能把我房顶拆了的话,就其实各种意义上我们都可以试试,不是吗?”

 


Little things(1)

一个灵魂伴侣梗
就每个月傻有一天会不可控的成天睡觉,小荷会多动到被要求回家。就这种其实没遇见你之前我也算是过着普通平静的生活,可是遇见你之后我的生活更美好了,第一次感受到了原来拥有完整的一个月是这样美妙的感觉。 ​​​应该是傻和小荷的视角交叉写【以及这是个AU,他们都是普通学生

—————以下正文—————————
Asa最近遇上了一个麻烦,情感上的,他和转校生之间莫须有的绯闻被炒得愈演愈烈,甚至在昨天成功地把常年霸占校园论坛话题第一的模范情侣给挤了下来,他们甚至被刷了好几个tag#每月私奔一日情侣##所以在那一天hollanfield到底会做什么##身边的吸血鬼与狼人?#作为一个虽然平时不修边幅但是从小就被塞情书和巧克力的人,Asa对自己的魅力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被传绯闻也不是第一次,按理说他也该习以为常了。对他来说,这次绯闻倒不特别在被传的轰轰烈烈,而是它确确实实成为了在Asa心中掀起飓风的那只蝴蝶。

这还得归功于他那奇葩的灵魂伴侣副作用,虽然比起见到灵魂伴侣以后黑白的世界才能有色彩或者见到灵魂伴侣以后才能分辨人脸之类的灵魂伴侣副作用,他的这个还不算糟糕。但是每个月的15号会无法控制地睡得昏死过去除了能稍稍弥补一下熬夜玩游戏缺的觉这个好处,遗留下来的可就是醒过来后昏昏沉沉面对一堆空白作业和没上的课这堆令人头疼的副作用,要知道虽然他长了张能黑得了MI6赢得了奥数竞赛的学霸脸,但其实就是个普通学生,有很擅长的文学,也有偶尔靠着别人“帮助”赶在作业上交前的几分钟完成数学和物理。但是好在只有15号一天,除了以上副作用和偶尔会被调侃“这个月你毛茸茸的小问题解决了吗”,Asa拥有着一个月除这以外每一天的自主分配权,践行着自己享受生活人生信条,放学了陪妹妹玩一会,逗逗自己当心肝疼着的猫,宅在家里看日漫,弹钢琴,打游戏,被朋友们拉着出去玩,过着普通平静的生活。

直到Tom转校到他的学校,转校生一般都会引起大家的注意力,尤其是像Tom这样足球踢得好的物生天才。但是无论是足球还是物生都不足以引起Asa交友的兴趣。他对Tom的印象可能一直会停留在和他同一节电影鉴赏的很喜欢笑的转校生形象,要不是Tom连续两个月和他在同一天请假。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全校最八卦的一批女生,她们把这件事当头条印在了校园八卦周报上。当Asa吃饭的时候从隔壁桌无意间瞥到《每月15号一起消失的二人——狼人间的爱情?》这个醒目标题的时候他差点把茄汁豆子喷到对面Alex的脸上,当他意识到自己是主角之一的时候,他甚至有一丝期待——每月15号?连着两个月的话不像是巧合,那个女孩会不会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呢?不过还没等到他幻想出女孩的模样便迎来了梦醒时刻。Tom被一群人围住起哄,一脸生无可恋“伙计们,不是吧?你们真的放不过这个梗了吗?我连Asa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或许只是凑巧呢,而且狼人这也太扯了吧? 还不如说我是蜘蛛侠,他是小绿魔,我们每个月都约定决斗一次来得靠谱”

“灵魂伴侣是男孩子怎么办?啊,不是,是疑似灵魂伴侣的人是男孩子怎么办,在线等,急。”意识到了另一位主角是Tom后这几行大字自动出现在了中二少年Asa的脑中。作为一个会为爱情电影动容的男孩,他自然是相信灵魂伴侣的,一直以来他也时不时会想,那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呢,她喜不喜欢看日本动画电影,喜不喜欢打游戏,会不会对他的蓝眼睛着迷。所以,灵魂伴侣可能是个男孩子这一点让Asa有些措手不及,倒不是他对LGBTQ群体有偏见,Love is love,只是他确实没对同性产生过想法。所以,会不会只是凑巧呢,还是再等等吧,冒然凑上去问如果是个乌龙那也太尴尬了。

但是,自那以后,这已经是第7个月他们同时在15号请假了,尤其是Alex第无数次好心提醒他“哥们,听说Tom请假的原因是那一天他会变得无比多动,就算他不请假也会被老师要求回家,所以干脆自己请假。你不觉得和你的情况很对得上吗?你们一个昏睡如猪,一个多动如猴,这个副作用简直天生一对!兄弟,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去找Tom当面对质嘛!”

       这就是为什么Asa会坐在这家咖啡店里,隔着窗盯着正在外面接电话的Tom的后脑勺思索要怎么开口的原因。同时怨念着为什么没有一门课程叫《如何开口问只和你说过一句你好就匆匆跑出去接电话的人你是不是我的灵魂伴侣》

很久没静下来看书了
夹带私货地想把一直拖延着没看的安德三部曲趁着这次活动看完

发起一个“阅读1小时”活动(欢迎转发)

从今天开始吧!

Abgrund_叫我大巫:

在译林出版社那边看到一个多家出版社联合发起的“阅读1小时”活动,号召远离电子设备,身心沉浸地阅读一小时并且打卡。
正规的操作是在微博上打卡,但吾的微博已经荒废了。


所以,有没有小伙伴和我一起在lof的“阅读1小时”tag下打卡?


打卡内容可以是摘抄、读后感,或者只是拍张照片说自己今天读了什么书,几页到几页都可以~


去年读书日活动中似乎有啥几万大学生把手机放进信封,同时一起读书的活动。
读书不是一种行为艺术,不是什么拔高到与历史对话向灵魂低语的高贵行为,它只是一件赏心乐事。


所以,从明天开始,请一起来读一个小时吧~


#注意,tag里面一小时的一是阿拉伯数字1~


(上述内容部分摘自译林出版社公众号文章,链接放在评论)

AO3维尤向推文(三)

Kiss and Steal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887073
这是一份甜而不腻的小甜饼!

勇利有从日本给毛子组寄零食的习惯(原文用的是mountain of snacks,超羡慕了!)这一次,毛子组从中翻出了很多不同口味的pocky。
在老年人victor表示不懂为什么yuri那么喜欢pocky,明明没什么特殊的之后,小天使炸毛了😡
“那是因为你又老又无趣对东西有着屎一般的品味.”
victor又吃了一根,依然表示不好吃。小天使放大招,凑上来亲了victor之后把pocky从victor嘴里抢走了“喂,你根本就不喜欢吃我的pocky就不要吃了啊!”
老流氓借机复仇亲了回去,又把pocky抢了回来,还取笑了yuri。小天使嘴上说着“我不是在亲你,我只是把pocky抢回来以免被不喜欢吃的人浪费了!”,然后又亲了回去。
就是这样一块纯糖的小甜饼!

AO3维尤向扫文(二)

Fifteen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092274
这是一辆车🙈🙈🙈
梗概When Yuri finds out that Viktor had a crush on him back when he was fifteen, he decides to tease him(直接摘了作者的summary是因为crush这个词太美好了,我实在想不到要怎么表达)

Yuri从Chris口中知道了Viktor喜欢看他穿着自己的旧比赛服比赛(我们都知道是哪一件😜
然后小天使就把Viktor逼到角落狂撩🙈
“这意味着你从我15岁就想要我了,是吗?”
“事实上,如果你想,我也可以回到15岁”
于是,会玩的毛子组就开始了任何时候都可能被别人撞破的、冒着被雅科夫砍的危险的、假装自己在更衣室的15岁play




AO3维尤向扫文(一)

AO3这对的文基本都看完了,真的很喜欢小毛子,所以决定做一下推文。

因为个人喜好,所以推文的时候会避免维勇,即使出现,勇利也绝对是断的干干净净的那种过去式。以及超过我接受范围的OOC也不会推。推文顺序不代表喜欢程度。

文章全部推完以后,如果大噶想看中文,确认没有太太已经翻过了,我可能会去要授权翻译。

As luck would have it(已完结 共两章)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060171/chapters/30714879

梗概:
3年后,Yuri决定再滑Agape,但这一次,他决定将一直以来藏着的心意融入进去。

Victor看懂了,认为Yuri为之演绎Agape的人一定很幸福,显然他把自己排除在了可能之外。

直到,Yuri忍不住说了出来。

通篇文章真的非常细腻,作者埋了很多小细节暗示了Victor与Yuri的双向暗恋。

与其说是Yuri的告白,不如说是两个人的坦诚。而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摘出来大噶感受一下。(选了告白时的对话部分和对话前后的句子,中间有未摘的)

What surprises him was the flash of sadness he saw there. But it was tamped down so quickly, he starts wondering if he had imagined it. Then Viktor speaks. It is the softness of his words that give him away, almost as if he were thinking to himself: “They must be so lucky,” he says. “The one whom you made that program for I mean. They’re… very lucky”

Yuri grit his teeth, uncaring, and his mind is screaming at him to stop but the answer spilled out before he even finished the thought. “Yeah.” He said. “Yeah I have.Are you though?”

Viktor blinks, “

Yuri swallows the lump in his throat, forces the words past it. “Are you lucky?

“Yuri—”

“We better be on the same fucking page, old man—” “Because I fucking swear to god—”

Warm fingers threading gently through his hair stop him from saying anything further. “I’m more concerned with whether this was real or I got too drunk again.”

    刚看完诸神皇婚,真的甜!

    表白一下字幕。奥丁死前对他们说your sister被翻成你的姐姐,后来二公主说的时候有翻成我们的。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但是真的能突出基妹那颗与锤并肩的心吧!

刚收到专的时候还觉得眼睛竖着这张很迷,现在我懂了,城会玩!🌈

  •      爱你想爱的人,嫁则要嫁你的同类——一句她从骨子里认同的格言。亨利·克林顿和琼·路易斯是一类人,在她心中,这并不是一句击碎浪漫爱情的残酷格言。